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青衣问仙 > 第一百二十四章.符离白石塞(四)(作者:狼家二萌神)
青衣问仙《青衣问仙》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一百二十四章.符离白石塞(四)

    那回过身来的人偶戛然停在隧道交界处,缓缓地退回阴影中,萧宁素平复了一下心绪,素王横在胸前,贴着稀松烛火的隧道而走。

    墙上有浮雕,尽皆不一,萧宁素没心情看,但十有**依然是四象图,照这么说来,甘露谷的布下的阵法,应是《阵道初解》中提及的四象天元阵,天元黄龙坐镇,玄武御守,朱雀白虎主杀伐,青龙威慑,进可风雷凌厉,退可固若金汤,堪称是天衣无缝,四象天元阵有强有弱,不过是借了的神兽的噱头,但萧宁素不认为甘露谷里四象道是白白修的,能演化出一丝的神兽威能,那都是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那白石塞底下的逆转八卦阵又是为了什么?萧宁素实在想不通,好在不该她想的事情,萧宁素很快就抛在脑后,只专心地寻地出路。

    又走了两三刻钟,隧道出了三条岔,一模一样,在墙柱间本有浮雕铭文,但却被刻意地抹去,萧宁素无从判断,叹了口气,你猜一我猜一地选了左边的岔道转进去,心中痛骂着抹了铭文的人。

    这次倒是很快就走到了尽头,萧宁素渐渐看见了隧道两边凹陷处的盔甲武士像,在灵焰下泛着铁色光芒,显然是真的盔甲,清一色地以红线绣缝,铁甲多了一丝柔情的意味。

    一路上再没有什么机关,萧宁素穿过一扇半颓的红门,隧道尽头原来是一间破旧的军械库,里头满是兵戈甲胄,卒兵木制成的兵器架隐有锈蚀,然而架上的军械吹去灰尘,件件崭新如初,锐气内敛,杀气不露,以道器,法器等估测,一水的精良道器。

    军械库中有自行燃灵的长明灯,萧宁素慢慢地从等人高的兵器架中走过,无有刀剑这样的短兵,尽是枪戟钩矛等战阵杀器,更有甚者,脚下地砖缝隙间是一支支的丈许长短的方阵长枪,萧宁素与徐凤仪闲聊时,得知早年道宗弟子每年都是要以军阵之姿号令一旬,修习战阵之术,再后来道宗谕令里就没了战阵修习。

    萧宁素猜是走了快有二里,内中存储的兵器甲胄何止六千之数?恐怕是往后添个零头也不止,四周山壁里层层叠叠是红甲武士像,萧宁素想了想,沿着阶梯攀了上去,扒了一件红甲穿在身上。天知道往后是不是有什么惊人的东西,多一件甲胄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利索地脱了外衣,将红甲红线解开又系好,戴上簪翎头盔,面甲自行弹下,萧宁素便成了一个浑身笼罩在甲胄的武士,任谁也看不出萧宁素本尊。

    甫一穿上红甲,萧宁素感觉自甲胄漫出一阵劲力,充斥在四肢百骸中,萧宁素身为女子,气力自然不比男子,但这红甲一穿,萧宁素直感觉要成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,心下明了,这红甲是符甲。值守甘露山门的两位披甲师姐就是身着此甲,再远些,初入太华在天一峰下值守天一山门的一百零八位的披甲人偶,与这红甲实际上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萧宁素原以为气力见涨后,素王会轻若鸿羽,握着手中依旧是不改一分,分量恰好。不过此间只有长兵与红甲,自然相佩的,伸手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支长枪,用力一拧,长枪机括一动,七尺长枪缩成了五尺,又缩成了三尺短枪,长戟等一应如此,萧宁素将红甲背后枪槽处插满了三支三尺短枪,这长枪做工极精巧,七尺时便是结阵长枪,五尺即是战阵拼杀,三尺时就成了投矛!

    萧宁素默然地将两柄剑,一柄素王,一柄剑鞘,收回了荷包内,持着长戟继续朝前而走,两壁烛火越发旺盛,堪是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侧山腹中。

    紫衣女子扶着黑衣男子在幽深隧道中疾奔,江心碧焰名不虚传,一经沾染,便如附骨之蛆,极难剥离,饶是以二人修为,合力之下剥除了碧焰,男子的一整个手掌都已融地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男子知晓如今事情危急,一狠心,直接将又有一丝火苗燃起的手腕齐根斩下,紫衣女子连忙搀扶住摇摇欲坠的男子,叹道:“都怨师姐无能,害的师弟如此?!?br />
    黑衣男子痛地脸色煞白,强行定住心神,推开紫衣女子,冷漠道:“都是咎由自取罢了,若是沈静交代下来的事情功亏一篑,你我一条命都不够还的?!?br />
    乍闻栖月真人本名,披着绣紫斗篷的祺宓真人脸色一变再变,犹疑了一下,还是上前扶住黑衣男子,多有沉重道:“师弟何苦怨怼自己,沈静上有临渊真君、摛藻真君为兄嫂,光这一点全道宗有几个?下边执掌半个绝影堂与整个洗月峰,这些年隐隐是道宗第一真人,若不是碍于昔年情面,两百年前沈静就是真君了!记得否?太上长老亲赐道号“羡鱼”,这五百年来有此殊荣的只沈静与……“

    “够了!”黑衣男子越听越是烦躁,往断手上猛地贴上一张符箓,借着疾驰甩开了祺宓真人的手,愤然道:“沈静能大过道宗谕令?绝影堂惯是捕风捉影,风闻奏事,那群影子杀人如麻与我等何干!要不是你自己落了把柄给沈静抓住,哈!还是个天大的把柄,沈静是疯了不假,但为何偏偏找上你!顺带把老子也牵连进来!贱妇!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说的怒上心头,扬手就是一巴掌将祺宓真人打翻在地,猝然间被扇翻的祺宓真人一丝怨气没有,只呜呜地伏地抽泣道:“都怨师姐都怨师姐,当年就不该贪慕虚荣,不该受人蛊惑去那些下贱的事情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见着互相扶持了数百年的同门师姐痛哭失声,黑衣男子纵然是天大的怒火,都熄灭在了师姐迫不得已下,重重地“嗨”了一声,拽起祺宓真人,闷声道:“哭!多少年了,就知道哭!哭死了师傅,哭死了师侄,这次要哭死你自己么!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还欲再斥,山腹轰鸣再起,震地隧道一齐簌簌抖落灰尘,黑衣男子顾不得许多,抓住祺宓真人,厉声喝道:“燃阵符不是融断了阵核么?”

    祺宓真人惘然,随即反应过来,挣脱了手臂就跑,喊道:“不好!是祺贞那老女人发觉了!四象阵融断不假,但副阵不与主阵干系,祺贞动了反向阵盘,师弟快走!晚了就退不出去了!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啐了一口,骂道:“晦气!走走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甘露谷山门处。

    祺贞真人手中赫然握着一块玉盘,将其上卦位尽数反着拨了一遍,心中鄙夷,敢进甘露谷寻她的晦气,是不记得她欧阳清江的厉害,还是忘了这十年是万象真君巡查下三天?今日非要看看是那个眼睛长在脑袋上的货色在白石塞里搞东搞西!

    大藏经洞中,祺钰真人白鹿化人形,遵从祺贞真人之命,经白虎道去思静阁,这边祺春真人就喝令藏经洞中甘露弟子汇聚到中央槐树下,不得擅出。

    祺春真人不愿去那头白鹿栖息的树上,挥手洒了一道光幕遮去了背后目光,在槐树干上轻敲三下,槐树内果然别用洞天,正是一方大神通开辟出来的小空间。

    扫了一遍这处与白石塞底下如出一辙的阵眼布置,确保了守护大藏经洞的小四象阵法无碍,盘膝守护在阵核上,以上阙符离塞下阙白石塞的精妙阵法,除非真君出手,否则无人可捣毁甘露谷层层嵌套的四重阵法!即便是阵眼破了都不可能!

    祺春真人审视着阵盘上的蛛网延伸,有三颗灵珠在沿沟壑滚动,毫无疑问是祺宓真人二人与萧宁素,祺春真人眼神有些玩味,轻笑着,欧阳啊欧阳啊,你也有这精明一世糊涂一时的时候了,现在的道宗,早不是五百年前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“这道宗上下,盼着韶开言了账的人,实在是太多了?!鼻嵘底?,祺春真人按住了阵法脉络几处。

    “都五百年了,沈师姐,韶开言绑上七杀柱时,该是师姐成就真君之时了吧?!?br />
    阵法脉络错位不久,阵法威能降了许多,但依旧是被一路撵了出来的祺宓真人二人狼狈无比,赶在祺钰真人抵达思静阁前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师弟,师姐不是告诉你了么,栖……她早就安排好了一切……”祺宓真人御气上了云霄,喘息着与黑衣男子搭话道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刚要应上几句,眼瞳骤然缩小,身前的岷江浪峰直卷苍天!

    “大胆贼人!敢在我甘露谷作祟!还不束手就擒!”祺贞真人双手一托,本就翻腾的岷江顿时浩荡袭来,祺宓真人二人匆忙间各出手段抵挡,被淋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祺贞真人望见那紫衣黑衣,心里有了底,冷笑一声,一手背在身后,一手祭出本命法宝,一人之力单打独斗竟是稳占上风,压地二人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而白石塞隧道中,身披符甲的萧宁素同样进退两难!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,帮你找书陪你聊天,请微/信/搜/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44 等你来撩~

香港赛马会娱乐城体育打不开 www.f3l16.cn 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  • 2018年春节 瑞狗迎春 2018-10-02
  • 新“V”健康生活公益活动 2018-09-27
  • 销量持续低迷 路虎即将停产揽胜极光双门轿跑版 2018-09-27
  • 语文水平太差,直通通的转不弯来,又怎么表现逻辑大师的水平,忽悠成为自我暴露 2018-09-02
  • 云阳神秘迷宫9月迎客 2018-09-02
  • 生姜祛寒止痛可缓解身体不适 但也要注意食用禁忌 2018-08-04
  • 社会主义是从私有制走向公有制,直至共产主义的到来。 2018-08-04
  • 银白配色更高贵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8-08-03
  • “城市开放厕所平衡指数”出炉 苏州排名全国第六 2018-08-03
  • 397| 779| 40| 836| 898| 680| 354| 237| 55| 51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