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言情 > 狐歌 > 第一百八十一章 移花接木(作者:亲仁)
狐歌《狐歌》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一百八十一章 移花接木

    芳芳从少女变成了怀孕的少妇,晓静被震惊的一时无语了。



    看着呆若木鸡的晓静,银月冷然道:



    “你现在知道怎么回事了吧?!”



    银月的修为如今远高于晓静,因此在胡芳芳进来后,银月就感知到了她身上孕育的小生命。



    她自己也完全没有料想到,本来以为欢聚的场面,竟然会发生这种事。



    “那个男的是谁?江河吗?”晓静长吸一口气,好奇地问道。



    银月当初变化为白紫萱时,江河就是追求者之一。哪些人喜欢白紫萱,晓静也是知道一些的。



    胡芳芳羞愧地摇头道:“不是的!”



    “哦,不是?那难道是白紫萱的大学同学,那个号称最年轻的高官落洪峰?”晓静道,“他人也还不错,仪表堂堂,前途似锦!”



    “也不是的!”胡芳芳又摇摇头说。



    “不是他们,还能是谁?”



    “你们曾见过他!就是那天我和白紫萱互换身体的那天?!?/p>

    “那天?”银月沉吟片刻,脑海里很快出现了一幅夏日图画。



    白氏庄园的粉墙内,柳荫浓密。凉亭石桌,茶香四溢。一对青年男女正在下围棋。



    “难道是他?”银月脱口问道,“是那个和你下棋的男子?”



    “嗯,就是他!”胡芳芳低头不好意思道。



    “他现在在哪里上班?”



    “在,在我们集团杭城公司的售后部?!?/p>

    “哦,进我们公司了。很好,他做得怎么样?上个月考核呢?”



    虽然是售后部,但无论经理和员工,也会有相应的考核。



    “b级?!?/p>

    “一向坚持原则,大公无私的胡芳芳,竟然学会徇私了?!?/p>

    “殿下,他能力其实可以。只是因为我怀孕的缘故……”胡芳芳的声音细弱蚊蚋。



    银月摆摆手,道:“这倒还是小事。我好奇的是,关键是你们怎么走到一起的。你自己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

    “殿下,他叫叶虚。我是在郊外散步,偶然遇到他的。当时他刚来金陵不久,在附近一家工厂里上班,就住在庄园附近?!?/p>

    “我,我们后来忍不住喜欢上了,再后来就,就控制不住……在一起了?!焙挤纪掏掏峦碌?。



    “你傻??!”晓静颇有些无奈道,“发现有了身孕后,为什么不流掉?”



    “我曾多次把他拿掉,可是,我最终还是舍不得!”胡芳芳道。



    银月闻言皱眉,这事有些棘手了。



    女本柔弱,为母则刚!



    银月曾听胡芳芳说过,她出生于灵狐族一个大家族里的,可惜是侍女所生,正房一直想逼她母亲打掉,她母亲不肯,多次遭受虐待毒打,也算是胡芳芳命大,她母亲最后偷偷在柴房生下她,然后将她送人抚养。



    “我如果没猜错,他应该也是一名修士。他知道你的身份了?”



    胡芳芳点点头,惭愧道:“他,都知道了!”



    晓静闻言一惊,大声道:“芳芳,你糊涂??!我们的情况你能随便告诉别人么?”



    “我一时不慎,说漏了嘴了,后来就全说了!”



    银月心中一叹,郎情妾意,如胶似漆时,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呢。闪舞小说网www..com



    “你倒是舍得,把我们都卖了!你知道他的底细不?”晓静道。



    “他说自幼是孤儿,被相国寺的僧人抚养大,也曾经在相国寺出过家,法号是虚叶?!?/p>

    “虚叶?叶虚?”



    银月轻声念了一遍,却感觉也没有什么印象。虚字辈的僧人,在相国寺算是三代弟子了,自己如果要调查的话,用些手段想来应该还是可以核实。



    这时,晓静接着问道,“他有没有说,为什么还俗了?”



    “因为犯了戒律?!?/p>

    “什么戒律?一个自幼被和尚拉扯大的怎么会轻易赶出寺庙呢?”晓静问道。



    “他说自己也没搞清楚,他只是强调说,师傅说他六根未净,尘缘未了?!?/p>

    晓静一股脑地提出了好几个问题,然后双手一摊,对银月说:“大姐,你看——”



    银月点点头,想了想叹道:“唉,芳芳,还是打掉吧?”



    胡芳芳身子一抖,登时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


    她跪下来,恳请道:“请殿下宽恕,饶我那未出生的孩子一命。芳芳甘愿做牛做马……”



    “芳芳,你糊涂!”



    银月打断她的话,接着大声说,“你所附身的白紫萱,不过凡人肉身,而你二人却是修真者,你认为她的身体有这种能力,可以正常生下来么?”



    “这?”



    胡芳芳顿时哑口无言。是??!她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?



    “如果是你的本体有孕,那还好说。但白紫萱这具躯体则不能。胎儿越大,身体越吃力,再过几个月,我估计这具身体都要腹中的胎儿吸成人干!”



    芳芳闻言已经是满头汗水。



    银月接着说:



    “修真者的子嗣天生要异于常人,对于灵气和养分的需要更是惊人。我相信你也见过蓝蓝,她儿子球球怀孕十五个月才生下来,这还是只是她是修真者的情况下?!?/p>

    “虽然种族不同,她属于冥罗豹,你是灵狐一族,但你的另一半也是修真者,即是他修为不高,但以此估算的话,孩子生下来的时间差不多也是这个数。芳芳,你想过没有?这具身体被吸成人干,而且还不能成功生下来么?这样不仅愧对死去的白紫萱,也害了你们!”



    “我!”



    胡芳芳泪流满面,以头磕地。



    “殿下,一定会有办法的!求殿下救救孩子!”



    “求晓静姐救救孩子!”



    “大姐,算了吧!”晓静心中不忍道。



    “此时胎儿已近六月,虽然芳芳有意控制,体形不显,但实则几乎成型。这个时候再拿掉的话,可能对身体影响极大?!?/p>

    “不拿掉还怎么办?等着被吸干?”银月道。



    “晓静姐!晓静姐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?求求你了!我求求你了!”胡芳芳抱着她的腿,恳请道。



    她的身上,此时哪还有昔日半点的娴静淡雅的可人模样。



    “芳芳!你起来吧!”



    晓静不忍,扶她起来坐到座位上。



    她朝银月道,“大姐,若将腹中的胎儿转移到芳芳本体身上,应该可行……”。



    “移花接木?”银月神色一变,喃喃道。



    “似是可以,只是这风险太大,而且晓静你付出的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大姐,我愿意一试!”晓静道。



    银月看了看芳芳,叹道:“唉!好吧!那又要辛苦了!”



    “谢谢殿下!谢谢晓静姐!”胡芳芳道。

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!你别跪了,又都不是外人?!币碌?。



    “这是白紫萱的身体,如果小家伙能成功生下来,说起来,倒也算是白氏血脉,是为白家留后了?!?/p>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!”晓静点点头道。



    “晓静,虽然你已经突破到化神,但我们中间只有你一人懂医术?!币露韵驳?,“何况这种手术并非易事。事关重大,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。如果需要什么,你到时尽管提出来!”



    “大姐放心,我一定计划周全,准备充分再动手?!?/p>

    “嗯,那自然是好!”银月说完,又看向胡芳芳。



    “芳芳!”

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

    “你现在打电话给叶虚!”银月道,“让他马上过来一趟!”



    “殿下!”胡芳芳闻言一惊,急忙道,“这都是我的错,罪不在他,请你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放心吧!我不会为难他的!”银月摆手止住她的话。



    “不过再怎么说,他动了我的人,这样的角色,我总要再看上一看!”



    

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狐歌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
香港赛马会娱乐城体育打不开 www.f3l16.cn 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  • 一切都是老板炒工人的鱿鱼 2019-05-25
  • 新闻有温度——西部网新闻频道(陕西新闻网) news.cnwest.com 2019-05-20
  • 《来自海洋的你》曝李宏毅特辑 2019-05-20
  • 怎么偷梁换柱?请具体说明[微笑] 2019-05-15
  • 两千块搞定单间家电、家具 共享家居你接受吗? 2019-05-06
  •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2019-04-30
  • 习近平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举行会谈 2019-04-30
  • Li Keqiang nimmt an Pressekonferenz nach Abschluss der ersten Tagung des 13. NVK teil 2019-04-29
  • 【华商侃车NO.191】大家开车抢黄灯吗? 2019-04-29
  • 从海员到工人运动的杰出领袖——苏兆征 2019-04-26
  • 解析视频播控平台黑产链 20元看12家网站VIP会员视频 2019-04-25
  •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-04-13
  • 北京:非京牌车要管起来 2019-04-13
  • 震后十年·追忆与新生:那是我生命中最深的印记 2019-04-10
  • 【改革·印记——看中国发展】老民警老照片讲述公安事业的几十年变迁 2019-04-10
  • 146| 193| 534| 506| 38| 350| 547| 52| 82| 539|